为了小祖宗努力的木木

我的小祖宗呦🌸

【副八】杏(上)

张大佛爷娶妻三年后,夫人从北平带回了一位小堂妹。
娇小可人,脸上总是笑盈盈的,讨人喜欢。

说是带堂妹游玩长沙,其实夫人的心思是想将自家妹妹介绍给夫君的堂弟,再成一段好姻缘。
张启山听闻此事,也觉得妥当。这小堂弟跟随自己刀山火海的闯,也该配个佳人相守半生了。

招来张日山说起此事。副官什么都没问,便答应了下来。腰杆挺的笔直。
张启山拍拍他的肩膀,让他去府里挑些东西送给那小姐。

张副官却出了张府,拐进了齐家的香堂。齐铁嘴还未回来。

少年白皙的面容上,黑眸似盈盈秋水闪着波光,微薄的红唇泛着浅笑,隐约可见那小小的酒窝。少年手执一根细竹竿,逗弄着笼中的画眉鸟。
齐铁嘴一回府中,见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光景。不禁心中欢喜,笑弯了眉眼。

“八爷。”张副官听见那人脚步,放下鸟笼,转头向齐铁嘴看来。 一双桃花眼直勾勾地看进齐铁嘴心里。眼底的温柔齐铁嘴看的一清二楚。更是喜欢,心想这张副官不仅面相好看,对自己也是真心。自己可真是好福气。

攀上了张副官的手臂,弯了嘴角。“你小子怎么有功夫跑我这耍啦?佛爷终于肯放你假啦?”镜片后的眼睛亮晶晶的,甚是可爱。
“想来八爷这讨件东西。”军帽下的眼眸透着些讨好,还有些躲闪。
齐铁嘴看着更乐了,忍不住逗他,“怎么?你小子发了横财啦?终于知道来照顾你八爷生意了?”手不自觉地爬上张副官的脸颊,轻轻捏了一把。“说吧,你想要什么?”
“龙凤珐琅瓶。”那薄唇淡淡吐出这五个字。

齐铁嘴却是心里一惊,忙丢了手,在那檀香木的椅子上坐下。
那珐琅瓶算是齐铁嘴的私藏,是不往外卖的。双瓶上分别绘着一龙一凤,用金线勾勒,栩栩如生,气势不凡。十年前他花了大功夫托人搞来的,本是想用来娶媳妇的,谁料想遇见了这张副官,便误了终身大事。而后齐铁嘴又想,这婚是结不成了,倒不如与副官两情相悦之时赠予他,也算表明自己的心思。

但他千算万算,没算到张副官会向自己讨要这珐琅瓶。

心中虽惊,但他面上还是透着笑,问那副官,“你要这瓶子干啥啊?不是你小子买得起的喽。”

“我要结婚了,送给我那未婚妻的。”

齐铁嘴的笑顿时僵在脸上,向张副官望去,却见他一脸正色也看着自己。

早知今日会是如此情形,必定先算上一卦,不让小满将他放进来了。

齐铁嘴起身,笑得双眼含春,唇角荡漾,两个酒窝深得仿佛能溢出酒来。“这么大的事,也不和你八爷说,我也好给你们算个大吉之日啊。这瓶子就算我的贺礼了,到时候有了媳妇可别忘了我这故人啊。”他低头理了理自己的长衫,没见着副官笔直的身形一恍。

齐铁嘴叫来小满,取了双瓶装入盒中,便往张副官怀里塞。

副官这时慌了神一般,推脱半天。终于接下,却放在桌上。捉了那人的手,领到后园中。

“八爷。”这一声,喊得是柔情似水又万般无奈,齐铁嘴也不瞧他,怕一不争气就落了泪了。“这亲事是佛爷说的,我定是要应的,但只要八爷你说一句,你说你不想我跟那小姐结婚,我立马去和佛爷求情,罚我跪上个十天十夜都行,佛爷定不会再为难我,到时,我们便…”

话还未说完,齐铁嘴就甩了副官的手,背过身从园中的杏树上摘下一个杏子,在手中把玩。“你小子说什么呢,你结婚我高兴还来不及,更哪有拆散你们的道理。有个媳妇能疼你,那是你的福气,我还想娶妻生子呢,可是没那福分了。你小子别生在福中不知福了。”

他转过身来,眉头轻挑,将那杏子塞进副官的口袋中。便不再做声。

过了片刻,那副官从脖颈上取下一个玉佩,放入齐铁嘴的手心,又攥紧他的手。
“八爷,这玉佩是我从小带在身上的,虽不是什么值钱的玩意,但也算得上传家之物。你拿着,就当是谢礼了。”

张日山低头,想看着齐铁嘴的眼睛,奈何齐铁嘴一直低垂着眼眸,拿了玉佩便在躺椅上躺下,闭了眼睛。

等他从园中的躺椅上醒来,张副官已经走了,身上多了一件军服盖着,是那呆瓜的。
口袋中的杏子却没了,怕是被他丢了吧。

回了香堂中,桌上的盒子也不见了。齐铁嘴不禁苦笑,这瓶子是送出去了,去不知一会儿是要入了谁家小姐的手。真是替他人做嫁衣裳啊。

只是这衣服,不知何时能还他了。

评论 ( 29 )
热度 ( 127 )

© 为了小祖宗努力的木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