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小祖宗努力的木木

我的小祖宗呦🌸

【副八】杏(下)

婚宴终是不欢而散。

齐铁嘴离开时抓了把喜糖酥儿,在家吃了三天,腻了。闻着那越来越浓的炮火味儿就溜达来了张府。
一来是想安慰安慰张日山那未过门的媳妇儿,二来也是想看看有没有佛爷和那呆瓜的消息。

结果在府中转了几圈,偷吃了几块茶点,也没见着那小姐的影子。
正巧碰见了张夫人打对面过来,忙打了个招呼问小姐哪儿去了。

“一早儿就由仆人送着赶头辆火车回北平啦。”
“这是怎的了?这张副官是去打仗又不是就回不来了。”齐铁嘴心中纳闷,这姑娘怎么这点时间都耐不住呢,怎的就跑路了。

张夫人拿了手中装蜜饯的盒子就往齐八身上招呼。
“老八你说的这叫什么话,怎的就回不来了。是昨儿日山寄了封信回来,结果我那妹儿看了便要跑。也都怪我,人家日山是有喜欢的姑娘的,我从中一搅和,坏了日山的事儿还害得我家妹儿伤心。唉,不说了,也不知启山怎么样了,也不知道往家里寄个信儿,连日山都不如,害我担心。”

夫人脸上有些泪花闪闪,忙掩了面儿要走。

“嫂子你放心,副官能寄信来就说明佛爷没事。对了,那信我能看看吗?”
夫人往院中小桌上一指。齐铁嘴道了声谢,夫人便匆匆走了。

齐八爷走到桌边,拿起信儿。
一看便是匆忙之中写的,但字儿仍算得上娟秀。

尹小姐:
       战况紧急,来不及向小姐告知。害小姐新婚之夜苦等,是日山的过错,望小姐原谅。
      只是还有一事,怕是要更对不起小姐。
      他日若是能平安归来,是不能与小姐结亲了。
      日山一直有位心悦之人,但从未将心意正式传达。与小姐相识后,仍是放心不下,暗中表达情愫,却未得回应。便不想纠缠。 
     怎料想,前些日子,也知了了那人的心意,两情相悦。     
     然而枪林弹雨之中,更是明白了人事短暂。若能归来,日山愿一直守在那人身旁,护那人周全。
     多有得罪,小姐若要责怪,日山绝不皱眉,望小姐成全。
      他日小姐若有难,日山也必赴汤蹈火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张日山
     
齐铁嘴将信放下,掐指为那小姐算上一卦,见她那命定之人就在北平,便放心下来。

那日之后齐铁嘴便整日在狗五解九家打牌搓狗。要不便穿着他那身算命先生的衣儿路边摆摊。日日也是快活充实。但就是不去看上一眼报纸,也一点儿不听长沙的战况。

接着便收到佛爷寄来的信,扫了一眼便还给夫人。
心中却遍遍念着。日山胸口中弹,已送往医院,仍未苏醒。

后来的日子里啊,他还是照常过着,日日开开心心。
但家里的伙计小满却说,八爷啊,天天一个人都能在屋里乐起来,乐着乐着忽的就没了声儿,然后就只听见叹气声了。也是为国事愁的吧。

又是一个月后,雪已经落了几次了,张大佛爷终于带着军队回来了,却不见身旁的副官。
齐铁嘴也不问,道了声恭喜便离去了。

等到过了大雪时节,长沙城已是一片银装素裹。

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,在狗五家打牌,齐铁嘴钱没带够,输了,便开始吹牛打屁想抵赖。
气的三娘在桌下用高跟鞋踹他。
“哎呀,你们这是搞莫子喽,下次请你们去洞庭春喝茶食油饼撒。”

忽的,一条白净的胳膊,顺着八爷的脖子儿,手中拿着个钱袋,往桌上一撑。

铜板儿叮铃哐啷的响。

齐铁嘴回了头,顺着那手往上一路的瞧,就见一双含笑的桃花眼儿。那薄唇咧着笑,两颗兔牙都蹦哒了出来,看的晃眼。

正是那狗日的张日山。

评论 ( 15 )
热度 ( 109 )

© 为了小祖宗努力的木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