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小祖宗努力的木木

我的小祖宗呦🌸

【副八】杏(尾声)

狗日的张日山还没来得及和其他几位爷打声招呼,就被齐铁嘴薅出了门外,扔在了前院里。

张副官站定,挺直了腰杆,张了嘴刚准备说话,齐八爷就又跑回了屋内。
副官够头一看,他正龇牙咧嘴地从解九爷手里把钱袋子抢回来。

见八爷回来,忙又站稳了身形。齐铁嘴把钱袋子往他怀里一塞,就骂到,“你一个当兵的一年能攒一个钱啊,搁我这儿充什么大款啊,你八爷我有的是钱,收着收着!”

张日山就看着他,也不说话,抿着红唇儿笑。然后露了洁白齿贝出来,说,“八爷,我回来了。”
那笑容在冬日的飞雪里绽着,傻乎乎的,却温柔如水。

“你可知道回来啊,我还以为你死医院里了呢,这么大的人了,还不让人省心,真是个呆瓜!”说着手就往副官胸口捅。
只见张日山眉头忽的就皱了起来,后退了一步,不住地咳嗽。
齐铁嘴吓了一跳,忙上前抚着那人胸口。
“怎么啦?莫不是还没医好,什么庸医给你看的病,怎搞的?我明儿就找人拆了他家牌坊去。”

却见张日山面上又露了笑,两眼闪着光儿,贼兮兮的,跟只小狐狸一般。知道是被骗了,气的准备甩手,却是被紧紧握住。

“日山的玉佩,八爷可有好好收着?”
齐铁嘴不做声了,那玉佩现正在他脖上挂着,围巾裹着,冬日的天儿,贴着身子,冰凉凉的。但心里却暖着。

“提你那劳什子作甚,我的瓶子呢!那可贵着呢!”
副官一愣,别着脑袋小声说到,“给那小姐了。”
“他娘的你说你怎么非就要了我那瓶子呢,专捡贵的挑!”齐铁嘴朱唇一抿,眸子一瞪,吓得张日山一缩。
又委屈着,摇着八爷的手道,“我知道八爷宝贝那瓶子,也宝贝我,定是不会让我和他人成亲的,哪想八爷见我要成亲还高兴的紧,让日山心寒。”

齐铁嘴看着张日山那委屈的小模样,气得跳脚。“我怎的就没表心意了?是你小子太笨,我送你那杏子你怎的就不明白。”

张日山是一头雾水。齐八爷赏了他个大白眼。“这杏,便是信,便是我信你。就是知了了你对我的心意。哪想到你小子那么不开窍。”

张日山听了,笑的是只见兔牙儿不见眼,挽上了齐八的胳膊儿,笑道,“八爷,我就是不开窍,但我心悦八爷。”

末了又眨着那桃花眼盯着齐铁嘴,说,“八爷,我想吻你。”

齐铁嘴这下是老脸一红,手上推着,眼儿却闭了。感到眉心一阵温热,心里想着那小子莫不是垫了脚尖。

一睁眼又是那白净的芙蓉官人面儿,头上落的雪花儿,白晶晶的。有些化了,顺着脖颈流到衣襟里,看着怪冷的,那人却还笑得如春花荡漾。

八爷牵了那军官的手,带到屋檐下。给他掸雪,又给自己掸。

副官乖乖受着。边说佛爷给自己放了一月的
假,让自己休息着,边朝着八爷挤眉弄眼。

齐铁嘴了然,“那还不赶快收了东西,在我这香堂住着,佛爷家那些仆人都不会照顾人,烧的菜又难吃。在我这儿待着,我给你好好补一补。”露了笑儿,两颗虎牙看的张日山是心神荡漾。

“八爷,仙人独行,你带上我作甚啊?”眼角一弯,似十里春风,驱了这寒气。
齐铁嘴是一点儿也不恼,就看着他笑。只要那呆瓜想笑,他便陪着。

纤云弄巧,飞星传恨,银汉迢迢暗度。

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、人间无数。

柔情似水,佳期如梦,忍顾鹊桥归路。

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、朝朝暮暮。

屋内的三人,躲在门后,也都掩着面笑着。

雪花飘扬,如一场杏花雨。

评论 ( 17 )
热度 ( 109 )

© 为了小祖宗努力的木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