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小祖宗努力的木木

我的小祖宗呦🌸

【副八】狐媚子(一)

八爷原名设定 齐桓

一日,长沙九门八爷齐铁嘴一人一驴在山间行路。

正值初春时节,树梢点上了新绿,野芳发而幽香。春气涌动,吹的人微醺。

齐铁嘴从这山上的庙里讨得了个极好的平安符,心里高兴,面上也绽着笑,摇头晃脑的。那小毛驴跟在后头,脖子上的铃铛止不住地响,叮叮当当的洒了一地儿。

忽的听见身旁灌木丛沙沙作响,齐铁嘴忙停了脚步,侧身看去。
可那驴子却没止住,直接撞在齐铁嘴的腰上,撞得他是一个踉跄,差点儿是没摔在地上。
扶了腰,转过身来,刚准备开口骂娘,便看见了一双琥珀色的大眼睛。

是只狐狸,大狐狸。浑身的毛儿红的像天边的火烧云,从脸到肚子却是绵软蓬松的白色毛儿。那眼睛炯炯有神,一眨不眨地盯着自个儿。

齐铁嘴吓了一跳,这狐狸竟有一双桃花眸儿。

哪里是狐狸,分明是只狐狸精!
几时见过狐狸长了一双桃花眼儿的。定是哪个冤死的女人化成的妖精,在这山上专勾路过男人的魂儿的。这要是给盯上了,非得剥自己两层皮不可。

齐八爷顿时醒了神儿,忙撒腿就跑,连驴子也顾不上了。
那狐狸见他一动,也“嗖”的窜了出来,小毛驴是一惊,也跟着齐铁嘴跑。

于是这一人,一驴,一狐,就排着溜儿在林子里狂奔。惊的鸟儿是到处乱飞。

这齐铁嘴终究是一介书生,跑了没多会儿就双腿发软,脚下一拌就跌坐在地上。那小毛驴撂着蹶子就从他身旁奔过。

齐八爷是刚在心里问候了一遍这畜生的一家老小,就觉得背后一阵发毛。回身一望,正是那只大狐狸。
嘴角还咧成一种奇怪的弧度,像是冲着自己微笑。

齐铁嘴这下是魂飞魄散,手脚并用地赶忙向后挪着屁股。结果那狐狸却一跃,稳稳当当地落在他胸口上,蹲坐了下来。
齐铁嘴气短,眼一翻差点儿晕过去。恍惚中想起怀里揣的平安符儿,忙扯了出来往自己脑门子上招呼。

没想那狐狸竟把脑袋凑上了前来,去嗅那平安符。

齐铁嘴大气也不敢出,嘴里是遍遍念着“祖师爷保佑”。
没一会儿,那狐狸抬起了脑袋,甩了甩头打了个喷嚏。周身开始散发阵阵白烟,弥漫着,环绕了全身。

忽的,齐铁嘴觉着身上一沉,那狐狸儿竟变成了个男人。

红唇儿抿笑,桃花眼儿亮晶晶的,弱冠年华,一副俊俏的模样。

齐铁嘴却忙把眸子闭得死死,还用手捂住。原来那青年身上竟是一丝不挂,胯下的那活计儿直杵在他眼前。

青年看他那样,又瞅了瞅自个儿身上。嘴里轻声念了个诀儿,又是白烟一起,身上多了
件和齐八一样的衣裳儿。

他拍了拍齐铁嘴的手,却被打开,又见齐八睫毛儿颤颤的,朱唇不住地念着“非礼勿视”,青年见了他那瑟缩的小样子,心里喜欢,笑得露了齿儿。

“齐桓。”

齐铁嘴听了,忽地睁眼,瞪大了眼珠子死死地瞅他。

这齐桓是齐八的本命儿,但他齐铁嘴齐八爷的名声在外,除了父母没人知道这名儿,现在二老已经仙去,更是无人知晓,这狐狸精儿又是怎的知道的。

那青年见他没有回应,忙又说了句,“齐桓,你怎的是不认识我了,我是日山啊。”

喜欢我你就关注我,有话说你就评论我,都不干你就点心心💜

评论 ( 28 )
热度 ( 121 )

© 为了小祖宗努力的木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