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小祖宗努力的木木

我的小祖宗呦🌸

【副八】空山新雨后/古风(一)

身份设定

张日山 将军
齐铁嘴 少爷

当朝副将军张日山,一人涉险追拿叛国贼人。不料遭人暗算中箭。策马逃入山林之中。

白色绸衣的肩头被血水染红,墨黑的发丝在脑后随意地拢起。
张日山见已入深林,为隐藏行踪,便翻身下马,步行前进。

这空林中寂静极了,只有那丝丝缕缕如烟般的雨飘落而下。
张日山加快了步伐,希望能在雨下大前找到一处容身。

就是这个当头儿,他遇见了齐铁嘴。

一缕炊烟吸引了张日山的注意。他是又惊喜又惊讶,这大山之中竟也会有人家。
而后,便看见了屋前撑着油纸伞拨弄着一枝海棠的少年。

一头长发由竹簪盘起,圆圆的一团,可爱的紧。墨青的长袍衬出他高挑的身形。那芊芊玉指捻着朵海棠花儿,澄澈的眼眸静盯着花儿,满是笑意。
像是察觉到了来人,他抬着下巴转过头来,笑容明媚,眸中灿烂。
真是惊鸿一面。

张日山一时说不上话来。那少年就静静打量着他,忽的大喊一声,“呆瓜!你这都受伤了还在雨里淋着,不要命啦!”便跑上前来将油纸伞撑在两人头上,挡住了雨。

张日山被一吓,也想起了正事。忙向他道出自己正被人追杀。
正说着,就听见远处马蹄声传来,张日山敏捷地提起少年就蹦哒进了屋里。

“不知公子可有地方给在下容身?”
那少年机灵地冲他眨巴眨巴眼儿,将他塞在床下,道,“放心吧,这几个哈宝我来搞定。”便出了门,将张日山的那句,“小心啊。”锁在了门内。

少年从门旁拿起一根竹竿,又从袖中抽出一条墨色的长带遮挡了眼眸系在脑后,撑着竿儿颤颤巍巍地走上了路。

不一会儿,就听见马蹄声渐进,最终停在了他身旁。大概近十来个人。

一个粗犷的声音传来,“小瞎子!可听到到这儿有什么人走动!”
少年像是被吓到了,向后瑟缩了一下,将头朝那传来声音的方向转去。然后咧嘴一笑,露出两颗小虎牙。
“哎呦喂,各位大侠啊,小道方才正是被那人撞了一下,现在脑袋还晕乎着呢。不过小道眼睛虽瞎,但那耳朵是灵啊,他在这儿转了一圈,是又往山下跑了。你们可得抓住他啊,冒冒失失的,一定不是好人。”说着便抬手指了个朝山下去的方向。
又一个声音响起,“大哥,我就说怎么都找不到,原来是中了他的计给引到这山上来了。”
“废话什么!还不快追!”

少年听着马蹄声渐远,将布带一扯,捂了嘴偷笑。扔了竹竿就往家里跑。

门刚被推开,自己就被紧紧地制住,压在了地上。他连忙大叫,“哎呦疼疼疼,快下来。”

这张日山本以为是杀手进来,方才做出本能的举动。这一见压错了人忙站了起来连声说着抱歉。
那少年揉着腰,“抱歉有什么用啊,你都把我给压疼了!”张日山便扶着他在床铺上坐着,给他揉着。

少年一副很受用的样子,舒服地眯了眼儿。等过了半晌,冲张日山灿烂一笑,道,“在下京城第八望族齐家家主齐铁嘴。”

张日山一愣,这齐家的名号是响当当的,但不曾想这当家人竟如此年轻。
他抱拳道,“在下张家张日山。多谢八爷救命之恩。”

没想齐八竟瞪大了眼儿,“张日山?你莫不是张启山的弟弟?那你不就是这当朝的副将军么,怎的是这幅狼狈模样?”

张日山便向他将这前因后果说上一遍,又问他一家之主是为何流落这山间。

齐八爷晃了晃脑袋,叹气道,“这事儿小孩没娘,说来话长啊。你八爷我啊其实是为了躲避婚约才隐居在此的。”

喜欢我你就关注我,有话说你就评论我,都不干你就点心心💜

评论 ( 13 )
热度 ( 77 )

© 为了小祖宗努力的木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