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小祖宗努力的木木

我的小祖宗呦🌸

【副四】樛木(一)

陈皮十岁那年,杀了人,逃出了村庄。

在街边流浪了三天,没吃上一口饱饭,饥肠辘辘。

陈皮想去偷抢些钱财,奈何实在是精疲力尽。

他想起了他的奶奶,有些想哭鼻子,但还是生生憋了回去。

绝望之际,陈皮忽的闻到一阵香味儿飘来。四下张望,见一仓库,心道定是储存食物的。心中一喜,忙避了路人,偷偷溜了进去。

幸运的是,仓库里也是无人,只有许多大箩筐儿。

陈皮掀开盖子,便见一个个精致的盒子,里面装的都是糕点,香气扑鼻。

陈皮眼中一亮,便什么都顾不上了,抓了糕点就往嘴里塞。

狼吞虎咽的总算是填饱了肚子。

他又揣了盒糕点在怀里,准备跑路。
却听见仓库门口脚步声传来。

有人来了!

陈皮心慌,忙躲进身边的一个箩筐里。

不一会儿只觉得身体摇摇晃晃的,被人给抬了起来,他是大气都不敢出一口,将那小嘴咬得通红。

也不知过了多久,一路颠簸,终于是将他放下了。

陈皮偷偷将箩筐的盖子开了条小缝,见无人,忙从中窜了出来。

自己身处的地方,四周是铁皮儿围着,堆着的都是那仓库里见的大箩筐。

不知身在何处,他想逃,唯一的出路又只是那扇上了锁的门,他也不敢敲,怕被人抓了去。

正心急的不行,身子又摇晃了起来。他这是才意识到,自己估计是上了火车了。

这下是逃也逃不得了,反正这儿有吃有喝的,比在那街上乞讨来的好。

陈皮索性放宽了心。待这火车停下,自己再躲进筐里,趁着搬运时逃走便好了。

谁知这火车一开就是好几天,吃喝拉撒睡都在这车厢里解决陈皮倒是不在意,反正能活着就成。

可这气温却是一天天的冷,不知这火车是要开到什么鬼地方,若是冻死那可就不值了。陈皮吸拉着鼻涕想到。

火车终是停了,他急忙躲进一个箩筐内,里面一股橘子的清香。

车门打开,便是一股寒气,陈皮不由得抱紧了身子。

本想趁着装卸货物时逃走,没想自己竟一直被拎着走了很远,连根手指头都没敢伸出来。

终于是被放下了。四周却很是嘈杂。

“张爷,这是几个南方小辈送来的。”

“嗯。放在这吧,午时让内族的人来分掉。”

“是。”

陈皮透着箩筐的缝隙向外瞄着,只见密密麻麻地站了一群人,将他吓了一跳。

过了半晌,众人终是散去。

陈皮刚想溜出来,就又听见“啪嗒啪嗒”的脚步声,有人向他跑来。忙又静了声。

那脚步声在他身前停止,陈皮听见头顶奶声奶气的声音传来,“哼,族长不让我吃我偏要吃!”

陈皮只觉得头顶一亮,阳光洒了下来,他看见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逆着光站着,傻愣愣地看着他。

像是过年时候年画上的娃娃儿,白净净肉嘟嘟的可爱的很。一双桃花眸子眨巴眨巴的满是灵气。

而张日山看到的便是脏兮兮的满脸鼻涕的陈皮。

他张大了嘴,终于结结巴巴的吐出一段话。

“橘子,橘子变成妖怪啦!”




喜欢我你就关注我,有话说你就评论我,都不干你就点心心💗

评论 ( 14 )
热度 ( 51 )

© 为了小祖宗努力的木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