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小祖宗努力的木木

我的小祖宗呦🌸

【副四】樛木(四)

张日山父母回来的前一天,镇子上恰巧举办了庙会。

张家的孩子本是不被允许参加的,但张日山偏偏喜欢和族规对着干,家中又无人看管,当然是要带着陈皮溜进去的。

庙会的那一条街,张灯结彩,人头攒动,好不热闹。

初冬的季节,两个孩子穿得多,圆滚滚的像两个糯米团子般。

陈皮面皮儿薄,冷风吹多了,眼角、鼻头都泛上了红,像点了胭脂般楚楚可怜的。

张日山见了,踮起脚捧着陈皮的小脸道,“小哥哥你好漂亮啊,等爹娘回来我给求个情,你留下来当我媳妇儿吧!”

陈皮抬手就往张日山脑袋上乎,“娶个屁!我可是个男的,要娶亲就找个小姑娘去!”

却见张日山嘟了小嘴道,“可是小哥哥比他们都好看,比他们都要好啊。”

陈皮心中有些说不上的滋味,推了他去买糖葫芦了。

张日山傻傻笑着,拉着陈皮的衣角跟着。

可这糖葫芦还没吃到嘴里,就听见一个低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。“张日山。”

陈皮看见声旁的傻小子呆立着,双眼大睁,嘴唇轻颤,说不上话来。“真给张家人丢脸,立刻回家!顺便,带上旁边的那个野孩子。”

原来他叫张日山啊,和自己一样烂的名字。

陈皮咬了口糖葫芦儿,啧,真酸。

在院门外站着,凛冽的寒风吹在陈皮脸上,刀割一般。

他看着张日山在院子里跪着,只穿着一件单衣,嘴唇泛白浑身颤抖。

已经两个时辰了,不要命了。

终于,张父从屋里出来了。面上的表情冷若冰霜。

手中的那条戒鞭看的陈皮倒吸一口凉气。

张父扬手,鞭子狠狠抽在张日山背上。每抽一次,张日山的身体就向前微倾一下,末了,他又挺起腰板,一脸的倔强。

皮鞭挥了一下又一下,渐渐有血渗了出来,在那一白衣上显得触目惊心。

陈皮头一次觉得,张日山是这么的瘦弱。

什么狗屁张家规矩!去他娘的!这是要打死他啊!

陈皮的手死死抠着院门,门板上的木刺扎进他手里也浑然不觉。

眼眶瞪得发红,竟有泪水要溢出来。

忽的,他看见张日山正望向他。

面色惨白,唇角却泛着笑意,那双桃花眸子直勾勾的仿佛要看进他心底。

这傻小子,痛都不会喊一声吗?逞这些能是要给谁看。

陈皮抬起头,硬是不让泪落下来。





喜欢我你就关注我,有话说你就评论我,都不干你就点心心💟

评论 ( 8 )
热度 ( 34 )

© 为了小祖宗努力的木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