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小祖宗努力的木木

我的小祖宗呦🌸

【副四】樛木(五)

直抽了二十下,张日山才被陈皮扶着回了屋。

陈皮将张日山的衣裳脱下,打了热水来擦洗他的伤口。

二十道伤痕,也深深刻在了陈皮的心头。

“为什么你爹只打你,不打我!明明都是我的错!”陈皮哑着嗓子,声音颤抖。

张日山却笑盈盈的,仿佛一点都不痛。“小哥哥这么可爱,爹爹怎么舍得打呢?”

“你当我是蠢的!谁让你替我挡这些惩罚了!我又不是扛不住!你他娘的都不会痛么!”

陈皮抑制不住自己,大声吼了出来。那下垂的眼角红的不成样子。

张日山,你若哭出来,我心里会好受些。

他看着那傻小子缓缓伸出手,抚上他的唇角,又抚上他的眉眼。

轻声道,“小哥哥,我会痛啊。但是为了小哥哥受这些皮肉之苦,心甘情愿。心里是甜丝丝的,又有什么可抱怨的呢?”

张日山环住陈皮的腰,将脑袋靠在他颈窝里,沉声道,“只是小哥哥,你不要恨我。”

陈皮只是拥着他,不做声。又听张日山闷闷的声音传来,“小哥哥,爹爹让你明早就走,没有一点余地了。”

陈皮轻轻“嗯”了一声,“傻小子,我早晚是要走的,别太难过了。”

过了半晌,都不见他回答,只觉得肩头湿润了。

那个傻小子,哭了?

陈皮忙抽开身子,捧起张日山的脸。小孩皱着鼻头,眼眶发红,满脸的泪水。

看了陈皮一眼,抽抽噎噎道,“可是我舍不得小哥哥啊!都是我没用,留不住小哥哥!”

陈皮心中难受的不行,鼻头也开始发酸。

他不会安慰人,便陪着张日山,张日山哭了多久,他就在旁陪了多久。

待他哭累了,昏昏沉沉的。陈皮给他涂了些药,穿上衣服。

拥着他睡了。

一夜无梦。

第二日清晨,鸡鸣未响。陈皮就轻手轻脚地起了床。

换上自己单薄的粗布麻衣,给张日山盖好被子,见他砸着嘴睡得香甜,不由弯了嘴角。

他坐在床边,撑着脑袋看了张日山一会儿,终是叹了口气,起身离开了。

张日山,有缘再见吧。




喜欢我你就关注我,有话说你就评论我,都不干你就点心心💟

评论 ( 2 )
热度 ( 37 )

© 为了小祖宗努力的木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