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小祖宗努力的木木

我的小祖宗呦🌸

【副八】十里桃花驻/张日山的杭州游记(完)

张日山脸上的表情一时间丰富多彩,过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挤出了一个微笑。

“小朋友,这里是齐铁嘴家吗?”

那小少年推了推眼镜,道,“叔叔好,这是
我家,你找我爹有什么事吗?”

一向临危不乱,镇定自若的张副官此时内心掀起万丈狂澜。瞪圆了桃花眼儿,大张着嘴,一对小兔牙在阳光下白得耀眼。

什么!八爷居然背着我生了这么大一儿子!

机智如张副官又转念一想,不对啊!八爷如今也不过而立之年,这小孩看上去已经十三四岁的模样,若真是八爷的亲儿子,那他岂不是……

不行张日山,你要控制你自己。八爷当时也只是个孩子,不会做出这种事的,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。

张日山跟着小孩进了前厅坐下,拿出盒桂花糕给他吃,笑着道,“我和八爷是旧交,怎不曾见他有这么大的孩子?”

那小孩本吃的开心,听了张日山这话后,又放下了糕点,盯着他瞧了好一会儿,正色道,“叔叔,您姓什么?”

“姓张。”

“可是长沙来的?”

“是。”

“长沙布防官的副官?”

“是。”

“门牙是不是很大?”

“……是。”

张日山心中奇怪,这孩子怎的对他这么了解。刚想发问就被那小孩一把抱住。

“叔叔,您就是我师父老相好啊!”

虽然激动万分,但张日山还是克制住了自己扬起的嘴角,将小孩放下,道,“小朋友,你能把这事儿完完整整告诉叔叔吗?”

于是张日山终于明白了为何一路上受到这么多惊吓的原因。

小孩的父母被日本人杀害,独自流落街
头,被齐铁嘴收养。为了减轻小孩丧父丧母的痛苦,取了个名儿叫齐羽,对外都称是齐铁嘴走失的亲儿子。实际上算是齐八的徒弟,齐铁嘴每日教齐羽学问知识,深得齐羽的敬重。

张副官终于是放下心来,长舒了一口气。又忍不住问道,“那你为何说我是八爷的老相好?”

“师父常说,有一个姓张的叔叔,长得特别好看,牙特别大。虽然看着像个呆瓜,但每次师父一有危险,叔叔就会立刻去保护他,总偷偷对师父好还自以为师傅不知道,平日里总板着脸,但一见了师父就笑得见牙不见眼。张叔叔,我爹娘生前就是这么恩爱的,你若说你和我师父不是那种关系,你自个儿信吗?”

张日山心里乐开了花儿。

这么说八爷和自己是情投意合,两情相悦了!原来自己一直就不是单相思啊。

张日山摸摸齐羽脑袋,问他,“你师父现在在哪儿呢?”

“师父在后山看书,我带你去找他。”

张副官怎能让这大好的二人时光被打扰,忙说不用,一人向后山寻去。

正值春日,后山的一片桃花开得正艳,将张日山的一双桃花眸子映得愈发明媚。

在那桃林的中间,他终于望见了他那心心念念的人。

齐铁嘴躺在摇椅上小憩着,一旁的小桌上放着一个小茶杯,一本书,还有他那副玳瑁眼镜。

飘落的桃花瓣儿落在他的发丝中,随着他的呼吸一颤一颤的。

平日里那能说会道的嘴巴此时轻轻抿成一缕微笑的弧度,许是梦到什么好事了。

张日山理理衣裳,走上前去。盯着齐八看了好一会儿,越瞧越喜欢,忍不住吻上他的眉梢。

齐铁嘴本就浅眠,被他一吻,迷迷糊糊睁了眼,一见是他,乐出两颗小虎牙,捏上张日山的脸就道,“呆瓜!你怎么来啦!”

张日山笑眯眯的,“来找你啊。”

齐八站起身来,头上的桃花瓣飘散一地。

又想起方才近在咫尺的面孔,面上露了丝丝红晕,慌慌张张道,“你刚刚亲我干嘛!”

“八爷,齐羽都告诉我了。”张日山看他这慌乱的可爱模样,更觉欢喜。

“这小孩儿,还真什么都敢说。”

“那八爷,要不要当我相好啊?”张日山挑起眉毛,笑得一脸灿烂。

齐八戴上眼镜,翻了个白眼,“你小子,真是又迟钝又胆小。之前若是大大方方地告诉我你的心意也不至于害得咱两苦等到现在。”

张日山听了,顿时收了笑,嘟嘟囔囔道,“我那不是怕被八爷拒绝嘛,难道八爷为了日山连这些日子都不愿等吗?”

齐铁嘴最见不得他撒娇,忙跟哄孩子似的拍拍背揉揉头,“愿意啊,我刚刚那是故意逗你嘛,你小子就是认准了我见不得你委屈……”

话还未说完,就被张日山一把搂住。

耳边传来他低沉的声音,“八爷,对着这一片桃花,你得答应我,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,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。”

“你小子,还跟我玩桃园结义啊。”

“八爷,我不结义,我结亲。”

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。

之子于归,宜其室家。

桃之夭夭,有蕡其实。

之子于归,宜其家室。

桃之夭夭,其叶蓁蓁。

之子于归,宜其家人。


喜欢我你就关注我,有话说你就评论我,都不干你就点心心💟

评论 ( 8 )
热度 ( 59 )

© 为了小祖宗努力的木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