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小祖宗努力的木木

我的小祖宗呦🌸

【副四】樛木(六)

陈皮缓缓地走出张家的宅院,头也不回。

忽的,听到“啪嗒啪嗒”的脚步声传来,心中一喜,忙回头望去。

张日山正抱着一大堆物件儿冲他跑来。

这小子,莫非方才一直装睡?

“小哥哥!你怎么不和我说一声就走啦?”张日山在陈皮跟前站定,不满道。

随手将一件棉袄披在陈皮身上。

“这是我娘给我做的新衣裳,说我还要长个子的,就做大了些,正好给小哥哥穿。”

陈皮听了,忙想脱下,却又被拉住了双手。

“小哥哥,我拿了存着的压岁钱出来,送你去长沙吧。我哥说了,那个地方挺好的。”

虽不想花这傻小子的钱,但又不忍他伤
心,再说自己到哪也是一样过活,便答应了。

两人在站台立着,陈皮拎着张日山给他准备的行李,听他在耳边喋喋不休地说着些没头没尾的俏皮话儿。

不由笑道,“我都要走了,你怎么不哭鼻子了?”

却见张日山鼻头一皱,正色道,“正是因为小哥哥要走了,不想让小哥哥伤心才不哭的,小哥哥怎么就是不懂呢。”

陈皮心中暖暖的,但又酸酸的,一脸要哭不哭的样子。

张日山眼尖,看到了那火车正缓缓驶来,忙又从怀里掏出一样物件递给陈皮。

是一把佩刀,雕刻精美,做工考究,很贵重的样子。

陈皮赶忙推脱,张日山就是不接。

“这佩刀是一对的,你一把我一把,我不忘你,你也不要忘了我。”

陈皮听了,郑重地点了点头,将那佩刀好好收起。

“小哥哥,我长大后一定去长沙找你,你可不要乱跑。”

陈皮头一次觉得,这小孩子的眼眸之中,也是可以含情的。


火车终于到了,陈皮上了车,拉开窗户对张
日山喊道,“傻小子,你来长沙以后,哥罩着你!”

张日山捏着衣角冲他喊,“可是小哥哥,我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,怎么找你啊!”

那火车偏偏就在这时发动了,张日山只看见陈皮张开了嘴,却听不见他口中发出的声音。


陈皮到了长沙,偷鸡摸狗,苟且偷生,又过回了原来的样子。

但每每摸上那把佩刀,便心头一热,好歹有个盼头。

一日在墙根下要饭,被红府的当家二月红领取,收为了徒弟,终是结束了这苦日子。

陈皮本就天赋异禀,十年里,随师父习武,练了一身好功夫。

二十岁那年,开始帮师傅料理码头的生意,在长沙城小有名气,人见了都要喊一声“陈舵主”。

一日,小雨。

陈皮和几个伙计正往码头走去。几辆车驶过,溅了些泥在他裤腿上,伙计忙要给他擦,陈皮却不在意,摆了摆手问道,“这是哪的人,看这样子挺气派的。”

“回舵主,这车里坐的是长沙新任布防官张启山,听说是从东北来的。”

姓张,还是东北的?莫非与那小子有什么亲缘?

陈皮心喜,想着不妨下次去偷偷看看。









喜欢我你就关注我,有话说你就评论我,都不干你就点心心💟

评论 ( 7 )
热度 ( 35 )

© 为了小祖宗努力的木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