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小祖宗努力的木木

我的小祖宗呦🌸

【副四】樛木(七)

病床上码字,这一章就走个剧情✌





陈皮忙完了码头的事情,去了红府。

顺着飘来的香气儿就往厨房去。

“师娘,今天吃什么面啊?”陈皮帮丫头擦着灶台随口问道。

“蟹黄面,你师父还没回来,你趁热先吃吧。”丫头笑得温柔,从锅里盛了碗面出来。

陈皮正要接,就见丫头双手一颤,那面碗就

碎在了地上,汤汁流了一地。

丫头面色惨白,捂着胸口。陈皮忙扶她坐下,倒了热水给她喝,又轻轻抚着她的背。

师娘的病,又重了。

自从被二月红收为徒弟后,丫头待他就如母亲一般。丫头得了这怪病,陈皮一直放心不下,但师父不让他去寻些歪门邪道,他也只得干着急。今日见师娘的病又重了,他是再也顾不上什么师训了。

“师娘,你放心,我一定想办法治好你。”他握紧拳头,郑重道。

丫头却皱了眉头,“陈皮,我知道你孝顺。但我的身子没那么虚,只是今日累了,你莫要跟你师父乱说。”

切,说了也没用。

陈皮送丫头回房,收拾了厨房,便离开了。

回了码头,陈皮吩咐手下四处寻医。可这长沙城的大夫都知道红二爷夫人的怪病,没人敢冒昧前去。

陈皮每日苦恼,把去张府的事儿抛在了脑后。

一日,陈皮在路上被一群人拦住。刚想出手,就听为首的女人用蹩脚的中文说道,“陈先生,裘德考先生有请。”

“日本人也配跟老子说话?”

日本女人咬了咬牙道,“陈先生,我们有救您师娘的药。”

陈皮听了,半是怀疑半是惊喜,思考片刻便跟去了。

“你就是裘德考?”陈皮斜眼看着一个半秃的黄毛鬼子。

裘德考起身,“正是在下,陈先生,久仰了。”

“少废话,找你爷爷来干嘛?”

裘德考一丝不恼,笑道,“听说陈先生在找医生,在下正巧善医,您师娘的病在下可以医治。”

陈皮惊喜,师娘的病真的有救了。但还是觉得不妥。

“你们美国人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?”

“陈先生说笑了,我这次就是想表示一下友好之心,不会求您一样东西。”

洋人的艺术确实高明些,况且师娘的病不可再拖下去了。陈皮走投无路,只得冒险一试。

裘德考见陈皮同意,便准备前去。忽然面前一阵劲风,就被陈皮掐住了脖子,动弹不得。

一旁的田中凉子正要动手,却见裘德考对她摆手,只好退下。

陈皮将他抵在墙上,眯着眼睛道,“治不好我师娘,别怪我不客气。”裘德考笑着点头,陈皮冷哼一声,放开了他。

去了红府,正巧二月红不在。丫头推脱不得
陈皮的好意。只得让裘德考给自己打了针。

陈皮在一旁抱着手看着,内心波澜起伏。

没想到这针刚打进去,丫头就觉得头一点也不痛了,胸口也不闷了。

陈皮喜上眉梢,一直挂着的嘴角也扬了起来。

谢过裘德考,将他送出门去。






喜欢我你就关注我,有话说你就评论我,都不干你就点心心💜

评论 ( 2 )
热度 ( 31 )

© 为了小祖宗努力的木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