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小祖宗努力的木木

我的小祖宗呦🌸

【副四】樛木(八)

可不出几日,丫头的病却是又犯了。

陈皮看着师娘痛苦的样子,火冒三丈。

“那洋鬼子果然不是好东西,我去拆了他那破商会!”

陈皮卷了袖子就准备走,却被丫头一把拉住。

“陈皮,多大的人了怎么还这么冲动!你师父已经去请解九爷了,你若心里闷得慌,去买些糖油粑粑来吧,我有些想吃了。”

“好,师娘,我这就去。”

虽是真想将那商会闹个底儿朝天,可师娘的话是不可不听的。

陈皮买了几块糖油粑粑就往红府赶。

一个转角处,却被一队士兵拦下。

陈皮急着赶路,斜了眼就朝那些当兵的瞪去。

这一瞪,却瞪上了一位面若中秋之月,色如春晓之花的军爷。

军爷修长的腿一伸,出了队伍,立在陈皮面前,腰杆笔直。

这面容,好生熟悉。

军爷剑眉一挑,“陈皮,张大佛爷有请。”

张大佛爷?就是那个新来的布防官?

“你算什么东西,敢挡小爷的路。”

军爷好似懒得瞧上他一眼一般,戏谑一笑,拳头就挥了过来。

陈皮忙后退一步避开,一个刀手挡去。

两人一时打得难解难分。

陈皮无心恋战,趁着军爷攻自己上身的时候一个抬腿向他腰腹踹去。

军爷忙一个转身避开。

就在军爷转身的当儿,陈皮愣住了。

那腰带上斜插的佩刀,竟和自己床头的那把一模一样!

和十年前张日山给自己的那把正是一对。

那么这眼前之人,就是当年那个傻小子了!

陈皮呆愣愣地,望着军爷的眉眼,军爷的鼻梁,军爷的唇角,好似要用眼神将那人的容颜描摹一遍。

越看越熟悉。

真的是他。

军爷趁他失神,一个转身掏出枪来。

陈皮正心中惊喜,忽的就见那黑漆漆的枪口抵上了自己的眉心。

他心惊,张了张嘴却不知该说些什么。

陈皮听见张日山冷冷的声音传来。“拷上!”

兜里的糖油粑粑在打斗中掉在地上,被张日山踩在脚底。

陈皮苦笑,任由那些当兵的摆布。

被丢进了大牢,陈皮也一声不吭,失了魂一般。

怎么再见时却是这般剑拔弩张的模样。

造化弄人啊。

张日山来时,陈皮正翘着腿把玩着手中的铁弹子,眉眼间没有了狠气儿,倒是有了几分少年人该有的清秀模样。

那下垂的眼角透着些迷茫和哀伤,似一位故人的样子。






喜欢我你就关注我,有话说你就评论我,都不干你就点心心💜

评论 ( 5 )
热度 ( 40 )

© 为了小祖宗努力的木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