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小祖宗努力的木木

我的小祖宗呦🌸

【副八】狐朋狗友(五)

想起这篇好久没更了,垂死病中惊坐起啊




待张日山软软地倒在自己怀里时,他却又傻了眼。

平日里看着高高瘦瘦的,怎的这么沉。

齐铁嘴用了吃奶的劲儿才把这人拖到一家客栈。在掌柜的怪异的眼神中开了一间厢房。

将张日山安置在床铺上,看着他脑门子上被自己砸出的小包儿,又有些于心不忍。

跑下了楼找那掌柜的借些药膏。

“药膏?小兄弟,不知你要的是哪种药膏?”

“这药膏还能有多少种?涂伤口的呗。”

“我们这儿是睡觉的地方,只有那行房事时用的香膏,小兄弟要吗?”那掌柜的冲齐铁嘴笑得隐晦。

齐铁嘴一下子臊了个大红脸,指着那人鼻子就道,“我兄弟被人砸晕了,我给他涂点药,你脑子里都是些什么淫秽之事!下流粗鄙!”

一甩袖子,转身就走。

掌柜的也不恼,心想这读书人就是比自己这样的粗人知道害臊。

齐铁嘴带着一股子怨气上了楼。

推了门见张日山双眸紧闭,眉头紧锁,躺在床上一副可怜模样儿,气又消了大半。

轻手轻脚地坐在了床头。

早知道就不打晕你小子了,害得我齐铁嘴一世英名全都毁了。

又一想,不对啊,若是不打晕,自己早就被这小子开了苞了。

想到这里,齐铁嘴心里又是一阵慌张。眼睛在厢房里瞟着,不知该往哪看。

最终还是落在了张日山的睡颜上。

怂什么,是那呆瓜先喜欢的自己,有什么不好意思的。

齐铁嘴干脆蹲在了床边,在张日山脑袋边撑着头看他。

这呆瓜头上的包已经消了些,也没了方才那难受的样子,一脸的平静安详。

眉眼英气,鼻梁高挺,那唇角仿佛还勾起一丝笑意。

这么好看的一个人竟然心悦于自己。

齐铁嘴心跳的厉害,鬼使神差地,就伸手抚上了那人的唇。

又回想起方才被他吻着时唇上淡淡温热的感觉。

再试一次吧,反正是他喜欢自己,便宜这小子了。

他俯下身子,凑上了脑袋,忽见那人桃花眼儿一睁。

齐铁嘴吓得忙缩了回去,站起身来。

这小子不是妖,怎的还是能蛊惑自己呢!

齐铁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,却见张日山冲自己绽了个笑,露出两颗小兔牙来。

只得支支吾吾道,“你,你醒啦?”

张日山坐了起来,笑道,“八爷方才莫不是要亲我?”

齐铁嘴慌了神,忙睁着眼睛说瞎话,“没有的事儿,我就是看看你伤得重不重。”

张日山站起身来,笑眯眯,“八爷说笑了,日山早就醒了,一直在偷偷看八爷呢。”

齐铁嘴脸一红,“你小子,存心消遣我!”

张日山见他拉下了脸来,心想是真生气了,便一伸手环上他的腰。

齐铁嘴倒也不挣扎了,别着脑袋不睬他。

“抱歉八爷,日山绝没有消遣八爷的意思,日山对八爷是真心喜欢,绝没有半点虚情假意。”

过了半晌,齐铁嘴也不出声,张日山有些慌张,怕他是要拒绝自己。

却听那人声音闷闷传来,“说好了,那你可不许出去拈花惹草,长得这么好看做什么。”

末了又说,“你八爷我也是仪表堂堂相貌不凡啊,那喜欢我的小姑娘多了是了,要不是你,才不干这种逆天的事呢。”

张日山心中暖的很,一下子紧紧抱上眼前的人儿,在他耳边轻声道,“是,八爷说的是。”

齐铁嘴却一把捏上他的脸,“你个呆瓜,想勒死我不成!谋杀亲夫啊!松开松开!”

“八爷,谁是夫谁是妻这得床上功夫说的算啊。”

此后,两人便甜甜蜜蜜地浪迹天涯。





喜欢我你就关注我,有话说你就评论我,都不干你就点心心💟

评论 ( 16 )
热度 ( 57 )

© 为了小祖宗努力的木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