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小祖宗努力的木木

我的小祖宗呦🌸

【副四】樛木(十)

陈皮听见这个心中默念过千百遍的名字从面前那人的口中说出。

一时间五味杂陈,但很快就只剩下苦楚。

“真是个烂名字。”陈皮望着张日山俊郎的眉眼,勾起了猫一般的唇角。

张日山听了,挑了眉头回嘴道,“你也好不到哪去。”

陈皮在军爷腿上轻踹了一脚。

“别搁我这儿吹牛打屁了,都什么时辰了,怎么还不给吃饭,你们张家都抠门到虐待犯人了?”

“知道自己是犯人就别多嘴了。”张日山拍了拍被陈皮踢脏的军裤,戴上军帽转身便出了牢房。

不会真的没饭吃吧?

“张日山!你他娘的给我滚回来,老子要吃饭!傻逼!你门没锁,不怕我跑啦!”

见半天也没人理他,陈皮撇了撇嘴,就准备溜出去。

刚踏出一只脚就给军爷给捞了回去。

张日山一手拎着陈皮的袖子,一手端着饭菜,笑眯眯道,“陈皮,你还想往哪儿跑?”

陈皮翻了个白眼,也不理他,在小桌边坐下,抱着膀子看他。

张日山将托盘里的碟子放在桌上,竟要摆满了一桌。

陈皮瞪大了双眼。

“你是二爷的徒弟,自然要招待好。”

陈皮拿着筷子,饭菜已塞了一嘴,嘟囔道,“知道就好,好好伺候着我。”

“再多嘴就别吃了。我还有事要处理,先走了,明日再来看你。”

陈皮嚼着东西,挥了挥手让他滚了。

切,没良心的小屁孩,谁要你来看。

话虽这么说,但心头终究是暖的。

自此,无论多晚,军爷总会来这牢房里一趟。

待佛爷二爷从北平取了鹿活草回来,也到了陈皮出狱的日子。陈皮在牢房里等着张日山来。

却不曾想这几位爷竟都来了。

陈皮一见这架势,倒是有些不好意思。

他向二月红问了好,就冲张日山挤眉弄眼想问问他原因。

而张日山却笔挺着身子背手立在张大佛爷的身后,活脱脱一狗腿子样儿。

牢门一开,陈皮便乖巧地走到了二爷身后,低眉怂眼的。

“陈皮,所有下次,莫怪为师不客气。”

“师父,徒弟知错了。”

听见陈皮软软的声音,张日山不由笑出了声。

不等陈皮冲他龇牙咧嘴,张启山就转过头,瞪着他。

“副官!”张日山忙收了笑,一脸的严肃。

“下次再闹出什么是非,你跪多久都没用。”

“是。”

陈皮听了他们的对话,心中浮起一个念头。

莫不是张日山求情,自己在狱中才过得这么舒坦的?

他想问个究竟,但见二爷已走远,只得跟了上去。

张启山也往外头走去。

张日山正要跟着,就被一边的齐铁嘴捉住了手。

“张副官,你和二爷的这小徒弟感情不错啊。”

“我只是觉得,他像我的一位故人。”




喜欢我你就关注我,有话说你就评论我,都不干你就点心心💜

评论 ( 8 )
热度 ( 30 )

© 为了小祖宗努力的木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