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小祖宗努力的木木

我的小祖宗呦🌸

【副八】桃花何处归(二)

稍微污了一下下,不知道会不会被删[摊手]





那花蕊紧紧地吸着柱头,贪婪地渴求着花蜜儿。

齐幼安已经说不出话来,只抓着张日山的肩膀,任由他在自己身子上放纵着。

军爷早就昏了头脑,见他索求,更加为所欲为。

将那蜜汁儿全部都注入身下人的身体里。

也不知过了多久,久到屋外的雨都停了。

月光从窗子里透进来,照在屋里两人的身上。

张日山喘了口气,抬起头来,却愣住了。

他那一直捧在心尖子上的人,此时眼眶发红,似是哭了。

他忙停下了动作,抬手胡乱地擦那人眼角的泪水。“齐哥哥,是太痛了吗?”

却不曾想齐幼安竟哭得更厉害了。

他说,“张日山,我痛啊。”

“都这样了,你能不能不走了。”

张日山愣住了,半晌才回过神来,他怔怔地望着齐幼安,“我要走的。”

没想到齐幼安竟笑出了声,泪花儿跟着一起颤。

“呆瓜,我逗你玩的。你们张家的事,我哪里管得了呢。”

张日山看着他强颜欢笑的样子,心疼不已。

“齐哥哥,我不会死的,我从东北回来就去找你,再也不分开。”

齐幼安不再作声。

搂着张日山的脖颈儿,闭了眼眸,不知是睡了还是怕哭了。


天空泛起了鱼肚白,晶莹的晨露已洒了一地。

初春之时,乍暖还寒。袭袭的风吹在张日山的脸上,带着一丝寒意。

他和张启山笔挺地立在站台上,与一众张家士兵一起,等着北上的火车。


冷风从窗户缝儿里钻进屋中,齐幼安打了个寒颤,睁开双眼,醒了。

他双手吃力地撑着床板,坐了起来。

床单被子都换了新的,自己脸上的泪痕也被擦得干净,一旁的小桌上摆着些吃食,却已经没了热气儿。

昨夜丢在床下的军装军帽已不见了踪影,连自己身体上留下的那些淫秽的浊液也都被人细心地擦拭去了。

张日山什么都没有留下。

齐幼安站起身来,穿上长褂又披上一件大衣。强忍着疼痛挺直了腰背。

他回想起许多事情。

美好的,不美好的,都有张日山在。





喜欢我你就关注我,有话说你就评论我,都不干你就点心心💜

评论 ( 8 )
热度 ( 39 )

© 为了小祖宗努力的木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