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小祖宗努力的木木

我的小祖宗呦🌸

【副四】伊人如梦(一)

(看了聊斋开的脑洞)



有花有酒春常在,无烛无灯夜自明。

初春时节,花红柳绿,一片繁华。

张秀才要去京城赶考,夜里借宿在一个道观里。

观里只有一个年轻的道士,姓齐,张秀才唤他齐道长。

齐道长温文尔雅风度翩翩,举手投足间还真透着些仙人风范。

而道长一笑,露出两颗小虎牙儿,便又是个俗人了。

“张公子不过弱冠之年,竟已能进京参加会试了,真是厉害啊。”

“仕途经济不过都是身外之物,齐道长这自
在逍遥的日子倒是令日山神往。”

“哈哈,那公子不如和小道一起在这观中修炼吧?”

看着小秀才皱眉思索,齐道长不由抿嘴一笑,“玩笑之话公子还当真了,你我不过一面之缘,明日一别也不知能否再见,我怎能阻了你的富贵路呢。”

“道长说的这是什么话,我这次去京城一来是赶考,二来是去送些东西给我大哥,若是没考中,说不准真就到你这观中住着了。”

“大哥?公子有位哥哥?莫不是刀锋眉圆鼻头?高高大大的?”齐道长还想说些什么,忽然捂住了自己的嘴不再言语。

张日山心里奇怪的,这道长说的还真和他大哥张启山相符,“齐道长莫不是认识我兄长?”

“非也非也。”齐道长连连摆手。

“那如何知道兄长的面貌?”

“我…我算的!嘿嘿,不瞒你说,我齐铁嘴那神机妙算的本事可不是闹着玩的。”

“道长还会算命?”张日山眉头一挑。

“那是自然。好了好了,时辰也不早了,张公子早些歇息吧,明日还要赶路。”

说着就将小秀才引到一间房里,冲他拱了拱手便走了。

张日山放下行李,将灯点起。环顾房中,两边的墙上画着精妙的壁画,都是些人物,栩栩如生。

张秀才一个个看去,心中却有些熟悉之感,又看了几个,竟然见到了自己的哥哥,不由大惊,又发现一旁画的竟是刚刚的那位齐道长,仍是一身道袍,看着他的兄长,笑容灿烂,竟和真人一般。小秀才更觉奇怪,却被道士身旁的那人吸引了注意。

那是一个少年模样的人,面容秀气,猫一般的唇角翘起,笑得张扬,一双下垂眼却又给他添了一丝乖巧,好看得紧。

张秀才看着看着,总觉得那人双眸含情紧紧盯着自己。不觉看了很久,终于神摇意动,沉浸在那人倾心爱慕的凝望之中。

他抬手,抚上壁画中那人的脸颊,忽然被人一扯,竟被拉入画中。

忽然间他感到自己的身子飘飘悠悠,像是驾着云雾,周身都一片朦胧。

待视线渐渐清晰,他发现自己正身处一条繁华的街上。

车水马龙,人头攒动,耳边还有小贩的叫卖声,和人间之景无异。

他顺着街一直走,走到一所梨园门口,听着园中咿咿呀呀的唱腔,似在唱着相聚别离。又觉得熟悉,便在门口细细听着。

不一会儿,觉得有人拽他的衣角。回头一看,竟然是那个少年。少年见他望过来,冲他眨了眨眼儿,便走进了梨园。

小秀才忙跟在他的身后。进了梨园中,走过弄堂,跟着少年进了一间小房舍。

见房子里寂静无人,看着摆设,应该是这个少年的住处。

张日山刚想开口,就被那少年推倒在床铺上。不由弯了嘴角,伸手勾住那人的软腰。

少年将床上的帐子解开,挡住二人的身
子,脱了衣裳,抬腿坐在小秀才的胯上。

下垂的眼角似泛红,更显风情万种。

张日山也脱了自己的衣裳,冲那少年笑得撩人。

少年俯下身子在小秀才嘴上偷了个香,便被人一把摸上了屁股肉。

眉头一皱,将他的手推走。勾上了小秀才的脖子,用自己的大腿根儿蹭了蹭小秀才的玉柱子。

少年薄唇微启,“你若是听我说完一个故事,那今晚,就让你玩个够。张公子意下如何?”




喜欢我你就关注我,有话说你就评论我,都不干你就点心心💟

评论 ( 8 )
热度 ( 34 )

© 为了小祖宗努力的木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