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小祖宗努力的木木

我的小祖宗呦🌸

【副四】伊人如梦(二)

张日山凑到少年的耳边,轻舔了一下那小巧玲珑的耳垂,低声道,“好。”

少年便开了口。

“从前京城里,有一个小军爷,跟城里望族红家的小少爷好上了,虽同为男子,可偏偏就是瞧对了眼儿。年轻气盛的年纪,小军爷每日都要往那小少爷的房里跑上一趟,欢愉一番。小少爷虽恼他,但终究心里有他,便让他放肆。二人的日子过得也算甜蜜安稳。”

“可这小军爷是统帅千军万马的副将军,有一次上了沙场,便再未能归来。那小少爷听了,顿时就疯魔了。”

“他自小没有父母,被红府的老爷夫人收养,红爷疏于管教,夫人又宠溺的很,加之从小习武,性格又娇纵顽劣,听了军爷的死讯,竟闯入了皇城,说是要他们偿命。那小少爷杀死了阻拦他的家丁,又杀了好些个皇城侍卫,终于被乱刀砍死,害得红府也被抄了家。”

少年勾起唇角,媚眼如丝,望着小秀才笑道,“张公子你说,我这故事好听吗?”

那小秀才却怔怔地盯着他,好一会儿才轻启双唇,“你…你这故事还未说完吧?”

少年轻笑一声,又在张日山嘴上亲了一口,娓娓道,“看来张公子对在下的故事很感兴趣啊。”

他将两条白嫩修长的腿环在张日山的腰上,又道,“那小军爷上战场前曾对小少爷说过,若他战死,轮回三世也会寻到他,被小少爷骂晦气,扇了一巴掌,脸上顶着个红手印就去战八方了。”

“可那小少爷却将这话记在了心底,军爷死了,他便想随他一起去了,这样投胎转世也好再相遇。”

“去皇城前,他去问了一位相交的道士,自己死后能否轮回入世,道士说他执念太深,手上又染了血,只能变成孤魂野鬼。”

“小少爷不甘,忙问有无方法解决,道士只说人命由天。而他窥探了天机,也是入不了轮回的。那道士还说,他的倾心之人大将军张启山也战死沙场,他一心寻死,到时候两个野鬼作伴,也算是乐趣。”

“而小少爷只冷冷抛下一句‘我命由我不由天’,便拎着九爪勾走了。可最后果真如那道士所说,落得了那番情景。”

“这两个孤魂野鬼这些年来便一直待在那道士曾住的道观里,世事变迁,道观早就荒废,也无人再来了。直到今日,竟是来了一位远客。”

少年挑着眉头,笑盈盈地望着张日山,“张公子,别来无恙啊。”

张日山直勾勾地望着少年,桃花眼中荡漾着一汪春水,喃喃道,“陈皮…陈皮,是你。”

那坚实的臂膀紧紧搂住陈皮,他又抬了头想去寻他的唇,却被一把推开。

张日山抬眼,不解地望着他,却见陈皮原先那温婉的样儿荡然无存,下垂的眼角吊起,眉角竖起,抿着薄唇,一脸的凶相。

可这张日山却是怎么瞧都喜欢,又想往陈皮身上凑,一下挨了个嘴刮子。

一时间天旋地转,眼冒金星,只见得那诱人的朱唇上下开合,像只翩飞的蝴蝶。

“妈的,姓张的,非要老子和你废话这么多你才能记起我是吧!”

“我这不是死了一次嘛,前世的事情当然记不清了。”

“那我喊你张公子你也不觉得奇怪?不觉得熟悉?”

“我以为是在梦里呢。”

“你什么意思!狗日的你是不是经常做梦和别人光着身子躺在床上!妈的,爷爷今天非打死你不可。”

陈皮在他身上扭来扭去,弄的他好不舒服。便一把制住那人的腰肢,恶狠狠道,“陈皮,你就不能像方才一样,乖一点吗?现在我是人,你是鬼,你就不怕我丢下你,去过那人间的大好日子?”

陈皮见他这般无赖模样,却又真怕他丢下自己,不由暗骂了一声,终于软了声音,贴着张日山的耳朵,道,“好哥哥,你若是愿意与我相守,那今晚我这身子就让你糟蹋个够。”

张日山一勾嘴角,翻身将陈皮压在身下,向他耳框里轻吐着气。

“好。”


春宵一刻值千金,花有清香月有阴。





喜欢我你就关注我,有话说你就评论我,都不干你就点心心💜

评论 ( 3 )
热度 ( 45 )

© 为了小祖宗努力的木木 | Powered by LOFTER